• <tr id="hypgrt"></tr><bdo id="hypgrt"></bdo><button id="hypgrt"></button><dfn id="hypgrt"></dfn><ins id="hypgrt"></ins>
          • 首頁 >  廠房設備> 正文

            ******信譽公司/人生如茶

            NASA捕捉美國西部美景:金色陽光灑落雪白地面

            讀納蘭之詞,品人生五味,品納蘭之風,讀人生百態。

            ”詩意是說,茶種在松樹間,生長瘦小但不易衰老;移植于土壤肥沃的白鶴嶺,連日春雨滋潤,便恢複生長,枝繁葉茂。可見詩人于躬耕之時,已深谙茶樹習性。

            北宋詩人蘇轼,十分嗜茶,愛茶之情常見于詩行之中:“仙山靈草濕行雲,洗溫香肌粉末勻。明月來投玉川子,清風吹破武林春。要知冰雪心腸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戲作小詩君勿笑,從來佳茗似佳人。”因爲愛茶,才具有對茶獨特的感受。“沐罷巾冠快晚涼,睡余齒頰帶茶香”,“春濃睡足午窗明,想見新茶如潑乳”。可以說,蘇轼詠茶,總是那麽繪聲繪色,情趣盎然。

            “近來無限傷心事,誰與話長更,從教分付,綠窗紅淚,早雁初莺。當時領略,自盡斷送,總負多情,忽疑君到,漆燈風飐,癡數春星。”(《青衫濕》)此詞正是他對亡妻的無盡思念的至真體現。“近來無限傷心事”是因盧氏的離去而令他傷心不已,而“忽疑君到”,可見他內心尚不能接受盧氏離世的現實,以至于出現幻覺,幻想著盧氏依舊與自己生活在一起,而這也只有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思念至深時,才可能出現的情景,大有蘇轼之遺風,那“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的情感躍然紙上。這就是納蘭詞無處不在的散發著“愁”的原因。

            茶,亦雅亦俗,卻是個人品位的象征。古人品茗論道,煮茶聽琴,爲的是在袅袅幽香中揣摩世態炎涼,體味人生苦樂。

            茶的透明、潤澤、剔透,使人冷靜,使人沉思,使人清醒與真實,使人歡喜與清明,使人有了超越現實生活的想象。蘇轼的一生,足迹遍及各地,從蛾眉之巅到錢塘之濱,從宋遼邊境到嶺南海南。是長期的貶谪生活,爲他提供了品嘗各地名茶的機會,也讓他在痛苦之時保有一腔向上飛揚的心襟,在貶谪之境不失敏銳深刻樂觀的人生態度,正因如此,他的生命之茶才能不間斷地泡出詩意的芳香。

            蘇轼不只是烹茶、品茶,還親自栽種過茶。他貶谪黃州期間,經濟拮據,生活困頓。黃州一位書生馬正卿替他向官府請來一塊荒地,他親自耕種,以地上收獲稍濟“因匮乏食”之急。在這塊取名“東坡”的荒地上,他種了茶樹。有詩爲證:“磋******信譽公司五畝園,桑麥苦蒙翳。不令寸地閑,更乞茶子藝。”在另一首《種茶》詩中他這樣寫道:“松間旅生茶,已與松俱瘦。移栽白鶴嶺,土軟春雨後。彌旬得連陰,似許晚遂茂。

            現代人也喝茶,但能夠如蘇轼那般,在痛苦之時能懷著平靜心境烹茶品茶,讓世人感到香醇四溢的並不多見。******信譽公司想,再怎麽樣有見地的人,若長期置身于“一杯茶、一支煙,一張報紙看半天”的生活中,斷然是難以有思想上的收獲的,無非是在丟掉煙頭之時,擱下報紙之後,閑談歪扯之余,制造出一堆寡淡無味,必須倒掉的茶渣。

            納蘭詞風一慣以“愁”灌溉,而愁的真正原因,就在于其妻盧氏以及與他一同“分享”成長中喜與樂的女子謝娘。謝娘是他的“初戀”,“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那初見時的美好,定格在心中,只可惜這份感情不被上天眷顧,後因謝娘受命被召入宮做嫔妃而夭折。之後,其父納蘭明珠則令容若奉父母之命完成了與盧氏這一樁門當戶對的婚事。起初容若對這個陌生女子,不聞不問,但過了一段時間,他發現盧氏不僅端莊淑德、善解人意,而且十分樂于與人溝通。于是日久生情,兩人就這樣真正的相愛了。但無人想到的結局卻是盧氏在替他生下長子之後,便離開人世,這就給容若帶來了莫大的打擊。第一次青梅竹馬的離開已令他傷心不已,當他從悲傷與失落中走出來時,其妻的離世,又使他陷入了無盡的深淵……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