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賭場客戶端_少年作家不應被如此批判

來源:3533手機世界 在線訂單 浏覽量:2019年12月05日 3966

 一提到少年作家,bbin賭場客戶端們就會想到韓寒、郭敬明等一些“80後”人物。他們在中國文學市場的一枝獨秀,引起了很多人的爭議。就我看過的關于他們的文章來說,大多數評論者都是以評判的眼光來看待他們的。
他們認爲,少年作家年齡尚幼,根本沒有社會經驗,所以只能依靠僅有的一些閱曆再加上想象力來創作,更有甚者,以這批少年作家最近沒出什麽作品爲由,大肆鼓吹他們是因爲理想與現實的沖突太大,令他們不得不對現實妥協,褪去他們的才氣,安安穩穩地恢複平凡人的身份。
其實我作爲一名學生,我對現代的流行小說一點也不感冒,說白了我一般只看自己的小說。我是沖著批判“80後”的言論去看他的書的,看完之後,我覺得他們真的不應該被如此批判。
就拿郭敬明來說吧,從新概念獲獎到《幻城》、《夢裏花落知多少》等一系列作品的出爐,我們不難看出他的文筆及想象力是極好的,要不然他也不能在青少年市場中占據一席之地。我真的很佩服他對文字如此純熟的駕馭能力,僅僅一些平凡的文字,其中卻能蘊涵世界上最悲涼、最淒美的情感。也許這就是《幻城》被青少年如此狂熱追捧的原因吧。――沒別的,郭敬明的文章實在太好了。
也許一些群衆看到這裏要打哇哇說,你是網盲吧,郭敬明作品涉嫌抄襲已經在網上鬧的沸沸揚揚了。你不會連這點也要袒護他吧?
不錯,有很多文章宣稱一些“80後”作者涉及抄襲,但我覺得這種行爲不該叫抄襲,而應該叫借鑒。那些作者又是借鑒了書中的某些筆法,那爲什麽原著不出名,被“80後”作者借鑒了之後就出名了呢?而且“80後”這樣做也是有原因的。想想,一個作家要在兩三個月內出一部長篇,他不借鑒,怎麽辦?而他的抄襲,也許正是受當今文壇“浮躁風”的影響吧。但那些批判他們的作家們你們有沒有想過,文壇浮躁的風氣由來以久,你們都不能避災,何況他們呢!而且有時候,這些浮躁還是你們長給他們的,不是麽?
其實我感覺少年作家們也要努力改變自身浮躁的功利心,比如說郭敬明這兩年就沒有出什麽作品,以至于被批判爲才能隱退。比起才能隱退的這種說法,我更傾向于把這種狀況理解爲是他們的潛伏期,他們想在這段時間裏去努力豐富自身的經驗,增加更多的閱曆,然後再創作出更好的作品,一鳴驚人。
但是有人說,他們是在努力增加閱曆啊,但他們的閱曆相對與中年人來說,還是未免太少了點吧。所以這樣的作品是靠想象力堆積而成的,不太現實,青少年讀了他們的文章後,就難免會憑空臆想這個社會,這會對他們的未來産生不好的影響。
我不同意這樣的看法。難道僅僅從閱曆就能評判個人的文章的好壞嗎?大多數青少年相對來說閱曆太少,那他們就不能寫好文章嗎?少年作家作爲熱愛文學的佼佼者,他們能因爲自身的閱曆的不足就放棄文學嗎?就算我們沒有生活經驗,難道我們不可以對未來作一些美好的向往嗎?而且這些美好的向往往往可以成爲我們人生的支柱,要是我們很早就知道是殘酷的不公平的,我們還會那麽努力的去打拼,朝著目標去奮鬥嗎?如果我們的閱曆視野只剩下人生的殘酷,那麽我想它帶給我們的,將是更殘酷的命運,因爲,我們早已失去了希望。
其實“80後”的很多作者都是很厲害的,他們用優美的文筆描繪出他們的個性人生,描繪出他們奇特的想象。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們遲早要成爲新一代文壇的引路人,那麽人們面對文學的強烈愛好及他們取得的成就,能不能客觀的作出評判呢?也許某些少年作家的確有某些方面的不足,那麽人民應該幫助他們改正而不是橫加指責。存在即理由,既然文壇上出現了這樣一批新新人類,那麽文壇上的朋友們就應對他們抛棄成見,以長輩的老道經驗幫助他們也變得成熟。多點幫助,少點批判,可以嗎? 

大千世界,每個人都有豐富的內心世界,有喜有憂,有悲傷,有快樂,也有感動,我認爲感動是花,芬香撲鼻,感動是陽光,溫暖如初。
身邊的同事朋友都說我是個多愁善感的女孩,父母眼裏我是個愛哭的女孩,同學眼裏,我是個一旦認定就不會改變的執拗的女孩,我的眼裏,我只是個平凡的有著自己夢想的,很容易被感動的女孩。
我有著自己的獨特見解,我認爲感動不是情侶間,你侬我侬,山盟海誓;不是互相打鬧,嘻嘻哈哈的說好一輩子的朋友,感動可以是街頭那一抹亮麗的風景,可以是“紅領巾”手挽手老年人過馬路的畫面,可以是患難落魄後的重逢,但是真正讓我動容的感動,打動我的,唯有父母那無微不至的,細水長流般,大有“潤物細無聲”的愛。
我是被爺爺奶奶一手帶大的,我就是他們手中的寶,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所以我是個被溺愛的孩子,然後是否就注定了我的任性,我的不懂事,我的野蠻,我的耍賴?
後來爸媽強烈要求我回到他們身邊,我是舍不得爺爺奶奶的,只是父母畢竟是父母,我順從了,讓很多人不解,我居然順從了,我只是有我自己的做事方式,難以讓人想象。
從此以後,父母對我非常嚴格,嚴厲,甚至在外人眼裏就是苛刻,經常可以聽到鄰居們在談論我的家庭,句句帶著同情,帶著憐惜,她們不解,我父母怎麽會對一個那麽小的孩子那麽狠,我和絕大部分的孩子一樣,身上都留著叛逆的血液,做著大人看不習慣的事。
也許是年少的不懂事,也許是現在的多愁善感,我真的沒有辦法想象,我怎麽可以這麽後悔,自己當初所做的一切……
我在父母眼中天生就是折磨人的,我要的東西,我哭我也要哭到,也許是本性,也許是與從不同,但是我明顯的感覺到在父母的嚴厲教育下,我的成績,我是性格,有了很大的改變,變得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我,在父母身邊,被時間,被教育,打磨得沒有棱角。
時間荏苒,一過不再,花有重開時,人無再少年,我喜歡清晨,有微風,有清新空氣,有鳥語花香的清晨,我就像是被魔法師點了魔法一樣,開始回憶回去,嘴角上揚,那是有溫度的回憶,很美好;我不喜歡黑夜,但是夜總會黑,伸手不見五指,心莫名地慌亂,想到那些被汗水淚水充斥的童年,一陣陣地發酸。
以前覺得最矛盾的東西就是父母的眼睛,時而嚴厲,時而溫柔,最溫暖的東西就是躺在床上,默默地想著這一天,白天的一切就這樣重複在腦海上演,不同的是,結局被我串改,把所以悲傷改爲歡樂,然後夢竟然都是甜的,然後迎接新的一天。
長大了才發現,最恐怖的不是我恐懼的黑夜,不是我害怕看的恐怖鬼片,不是我做錯事時父母抽在身上的鞭子,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生老病死。
我喜歡淡淡憂傷的文字,在我難過時,不知所措時,矛盾時,文字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和一個朋友閑聊,她已婚了,和我說起了她的家公去世時她的那一份不舍,一個女人在家帶著兩個孩子的無助,我聽著聽著嘤嘤地哭了起來,也許我不懂她的那份心情,我難過的是,我突然想到我的父母……
那麽多年來,一轉眼,我已經是個亭亭如立的處在如花的季節的姑娘了,卻沒有爲父母做過什麽,抱怨只增不減,我恨我自己,多年來的不懂事,不知道感恩,不知道回報父母,爲父母爭光,我還有多少個十年可以揮霍?父母還有多少個十年陪著我成長?
是不是就是人家說的,可以爲別人的一碗面感動地淚流滿面,卻往往忽略了父母在昏黃路燈下那雙眼含淚花,滿是擔心的眼?
其實想想,真的是這樣,難道真的要自己嫁做人婦,爲人父母才明白,才來後悔當初的那份不懂事,不夠體貼嗎?原來愛,一直就在身邊,在我們觸手可及的地方,只要放下身段,扔掉你的架子,你就會發現,自己要的原來很簡單。
我真心希望那些和我曾經一樣不懂事的女孩,從現在起,我們爲父母多年的養育教育,奉上我們的一片孝心,一份愛心,家,多麽溫暖的字樣,不是只靠父母來維持,家,也有我們的一份力。
我想在此和父母說聲:你們辛苦了,bbin賭場客戶端愛你們……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