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85u7k0"></table><table id="85u7k0"></table><dir id="85u7k0"></dir><dir id="85u7k0"></dir>
      • <blockquote id="kze7te"><address id="kze7te"></address><strike id="kze7te"></strike><font id="kze7te"></font><small id="kze7te"></small></blockquote><tt id="kze7te"><pre id="kze7te"></pre><div id="kze7te"></div><dt id="kze7te"></dt></tt>
          <dt id="kze7te"></dt><strike id="kze7te"></strike><style id="kze7te"></style><del id="kze7te"></del><pre id="kze7te"></pre>

          賺錢捕魚-烏鎮

          AIarvr 1 2019年12月15日

          老屋的門,被歲月鎖著

           像跨入新世界一般,走入烏鎮大門,拖著笨重的行李,打算在這裏過一夜。賺錢捕魚們不願意走專用車道,硬生生拎著箱子上了船。
          人會在特定的環境下,突然變得安靜下來,我想大概就是此刻。船上的人很多,但並不吵。那船槳撥動水面的聲響,絲絲柔柔蕩漾在心懷,搖搖晃晃中,也使心跟上了烏鎮的節拍。已經將至午夜了,大略感動過烏鎮的夜景後,便找到住處安頓下來,等著明日清晨再好好浏覽這小鎮。
          依稀聽見叽叽喳喳的鳥叫,欣欣然張開眼,簡單洗漱過後,拿上外套便出門了。太陽才剛剛露出半個身子,一切都是慵懶的。小橋,流水,人家,這份惬意致使我不願邁開步伐,只想看這老街漸漸忙碌起來。在同行人的催促下我們開始沿著河邊漫步。狹長的古樸老街,堅實的青石板小路,一個個老店依次排列,好似在哪裏見過,大概是夢裏吧。遠處傳來縷縷桂花香,不由自主聞香而去,頭系藍印花巾的阿姨忙裏忙外,熟悉的身影我究竟在哪裏見過你?有人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換來今生的一次相遇。”那麽我與這小鎮的邂逅該是多源遠流長。我不是過客,是個歸人。
          街前街尾都開始忙碌起來,同齡的玩伴都一起去上學,手拉著手,嬉笑著,奔跑著。鄰居的阿姨捧著一盤桂花糕分給街坊鄰居,芳香延續了一個早晨。去工作的大人們拿著公文包,騎著自行車呼嘯而過,嘴裏竟還叼著未啃完的肉包。河邊傳來木棒敲擊石板地的聲音,原來是婦女們在洗衣服,敲擊聲輕快有力,時而水花會迸濺出來,她們便微眯著眼睛,卻依然是不變的笑顔,原來這就是南方姑娘。
          小小的發愣後,桂花糕已擺在眼前,擡頭撞見阿姨的笑眼,竟也不經意害羞起來。輕輕咬了一口桂花糕,芳香溢滿口腔,小小的感歎中繼續我的旅程。遠望去,太陽已完全生起,陽光灑向小鎮,石橋被裝飾的閃閃爍爍,毅立在過去,現在和未來。原來這座小鎮承載著的不僅是一個時代而是靈魂,是我的故鄉。
          我的旅程已經結束了幾個月了,最近知曉互聯網會議在烏鎮開展卻是莫名的開心。或許是在驕傲我去過那裏,又或許慶幸那是我的家鄉,在這個承載著過去的小鎮上,進行著對未來的規劃,這就是中國的進步吧。
          流逝的是歲月,予存的信念,信念使我們一往無前,再會,烏鎮。

          今年的春節沒有一點過年的氣息,繁華的城市也不複熱鬧。街上隱約還能看到一些人,但他們好像不是本地人,只是匆匆趕往回家路途中的手裏大包小包走向車站的打工者。雖然是初春,但凜冽的寒風,使他們緊緊裹著大衣,只露出一雙眯縫的眼睛。路邊的服裝店也很冷清,小吃店也到還有幾個人吃著熱騰騰的食物。然而在不遠處,有一個衣衫褴褛,佝著腰的乞討者還跪在路拐邊拐角處。不由地,我的眼神中竟帶著一絲厭惡與鄙視,我明白那是我最討厭的一種人---人們口中稱呼的“乞丐”。
          你看他頭發亂蓬蓬的,臉上的皺紋如刀刻的一般,嘴唇幹枯,身上披一件又破又爛的連扣子也都掉光的大衣。腳上的鞋已經爛得不成樣子,腳指都蒙不住,他的整個身體蜷縮在大衣裏,弓著腰,仿佛讓整個大衣把自己埋起來似的。這是他和那些人的區別嗎?再走近一看,滿臉的皺紋也全都在顫動,從嘴角,眼角向兩側綻開去,那溝壑似的裂紋裏,分明溢出了笑意。他的身旁放了一個盤子,裏面什麽也沒有。他呆呆地望著馬路,眼神裏充滿了期盼,過了好久,終于有一個人從他身邊走過,他立刻伸出那雙瘦如幹柴的手,顫抖著拿起破盤子,乞求道:“錢……錢,給點……點錢……錢吧!”也難怪在這樣的天氣,明知道這種情況下討不了什麽,但卻仍然露出一點笑容,或許是被凜冽的寒風凍傻了吧。在往上就剩下那僅有的眼睛,那麽慈祥,充滿了信心,仿佛有一種志在必得的信念。我在心裏這樣想。想到這,我猶豫不決,到底給還是不給?雖然對于乞丐有很多的绯聞,說是爲了騙取錢財,才出來討錢;可是,作爲一個高中生,不論有多麽的瞧不起,亦或是厭惡他,但不能沒有一點同情心,經過一番思考,我最終決定給那位乞丐錢。
          可能這就是天意,在人還沒有出生時,早就安排好了他這一世的命運,也就意味著他這一世將要做什麽工作;或許,原來並沒有什麽乞丐,只是因爲經濟來源不富裕,迫使他在街上乞討。看完這一切,我想:若只是抱著能過且過的態度面對生活,我不明白他能過多久,賺錢捕魚只是惋惜,如果世界上全是這樣的人,誰來取伸出援助之手,但或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

          上一篇: 女子半夜蹲馬路中間哭 暖心司機打開車燈保護她
          下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