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賭場|一生要找的四個人

      聽不見“汪汪”的吠叫,看不了黃黃的身影,原來黃黃已經成爲足球賭場們生活的一體,這種傷痛,媽媽這種重情重義的人,怎能忘掉?灑淚告別一切,好好埋葬它,有愛不覺天涯遠,或許天上的那朵白雲,就是黃黃在向我微笑哩,“汪汪!”我仿佛又聽見了黃黃的叫聲……

      也才會找到最適合你,能夠相處一輩子的人。

      漸漸地,媽媽果然忘記了黃黃,時而說起黃黃,她只是淡淡一笑,笑中卻有一絲不可磨滅的傷痛……

      因爲了解被愛的感覺,所以才能發現最愛你的人;

      第二個是你最愛的人,

      第四個是共度一生的人,

      第一個是自己,

      當你經曆過愛人與被愛,學會了愛,才會知道什麽是你需要的;

      在我八歲那年,媽媽收養了一只小狗崽,媽媽很愛它,像對待子女一樣對待它,不過它可不是人,吃的也只能是殘羹剩飯,媽媽總讓它食宿無憂,我給它取名叫“黃黃”,因爲它的毛發黃亮亮的。它一天天長大。每次,我放學回來時,它和媽媽總會去接我,媽媽總問我:“怎麽這麽晚回家?”我解釋完後,小狗也用責備的眼神望著我,然而又溫柔吠叫:“汪、汪……”養了一個月了,它卻還是沒有長大多少,看來它是長不大的狗狗呀。漸漸的,我也和它混熟了,我並不喜歡小動物,我只喜歡具有素質和美貌的動物,人也需要這些高貴的特點,但我卻喜歡和它在一起。之後,漸漸的……我總愛叫媽媽多弄點食物給它:“媽媽,多弄些給黃黃,吃吧,看樣子黃黃胃口長了不少了。”媽媽笑著笑著便答應了,于是,我豎起了右手,勾起了食指說:“黃黃,黃黃,過來吃飯了。”狗果然通人性,一聽到吃,像一根離弦的箭,狂奔過來,自知失態,又腼腆的“汪汪汪”兩聲,我笑了,爸爸也笑了:“你看黃黃,多像某人,還好些呢。”媽媽也笑了,我知道這“某人”是誰,便對爸爸說:“爸爸,你什麽意思?”大家一陣叽裏呱啦之後,黃黃已經吃光了食物,還意猶未盡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向足球賭場眨巴眨巴著眼睛,黃黃果然是好胃口啊,吃完了有沒完沒了的撒嬌:“汪汪……”果然是被“寵壞了”,感覺有它的日子,度年如日!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