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聯系我們> 正文

          龍都國際_成功屬于敢于挑戰的人

          孩子學西式禮儀一天學費三四千 最小學生僅4歲

          讀到過一句影評:“世界就像是一座懸浮于半空的城堡。”對這“城堡”,有人選擇在地面仰望,滿心卑微;有人選擇在高空俯視,滿眼空曠。其實最好的視角,還是與這世界保持平視,以不卑不亢之心看待。
          尼采有言:“處世之道應該是,不要爬上山頂去,也不要站在山腳,從半高處去看,這個世界真美好。”
          龍都國際贊成他的話。蕭伯納大概也會同意,因他說過:“人可以爬上最高峰,但他們不能在那裏久住。”在高處俯視蒼茫大地,會是會讓人産生高瞻遠矚、傲視蒼生的油然豪情。可在高處待得久了,少人叨擾,所見只有獵獵寒風,茫茫雲海,是否也會在心底産生“高處不勝寒”的悲哀?若選擇在山腳費力踮腳仰視世界,久之則不但可能脖頸酸痛、心神疲乏,原本的謙卑也會變成真正的卑微,覺得自己處處低人一等,心都要跌落到塵埃裏。其實,何必如此?
          從半高處去看,意味著平視這個世界——上可與聖賢智者高談闊論,下可與和樂世人共享繁生。況且,處在一個獨特的位置,自己也能擁有獨特的視角,何樂而不爲呢?
          蘇轼是平視世界的代言者。他曾對弟弟子由說:“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他的平視使他的視野更爲廣闊,更加參透了世界的美。所以,他活得快樂,無所畏懼,“像一陣清風度過了一生”。世人對他的才華的追捧沒有讓他得意忘形,黃州豬肉的土腥味沒有讓她失意忘形。直至被流放到惠州那蠻荒之地,他仍是那個“報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輕打五更鍾”的蘇轼。他眼界高遠,卻又“接地氣”;他身處百姓之中,卻又脫俗。他始終是他,平視世界的視角使得古今不再有文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他也因此成爲中國曆史上一個重要而獨特的文化符號。
          以寫作《枕草子》而著稱于世的清少納言,經常對她所認爲的“鄙陋”之物加以批判,一副孤傲的模樣。而同樣以寫自然人事聞名的德富蘆花,卻願用平和的目光看待萬物,既甘于做“美的百姓”守拙于野,又敢于就“大逆事件”陳詞于前,這便是平視的智慧。
          平視世界,以不卑不亢的心態領略世界的美。既不目空一切,也不計較塵埃,從半高處看去,四圍山色中,必有好風景。

          雄鷹不會因狂風暴雨而停止飛行地步伐;蠶蛹不會因破繭的痛苦而停止成長的速度;鯉魚更不會因安逸的環境而放棄遨遊四海的機會。在自然界中,成功者均屬于勇于面臨挑戰的,唯有挑戰才能獲得成功。
          當然,物如此,人亦如此。
          姚明,這個著名的NBA球星,也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然而,在他剛進入NBA時,他並不出衆,他在身材和籃球技巧方面也不討好。不但如此,只因他是唯一一位中國球星,肩上更承負著使命。在這種壓力之下,他一次次迎接挑戰,一次次地超越自我。最終,他做到了。世界都在爲他歡呼。他就如一條無畏的鯉魚迎著急流而上,並堅信自己一定可以“躍過龍門”。
          在這個世上有兩種生活方式:一是不斷進取,敢于挑戰,充滿激情的人生;二是隨波逐流,安于現狀的人生。這兩種方式不論好與壞,但我想前者則更有價值令人細細品嘗。
          “你只看到我的香水,卻沒看到我的汗水”隨著陳歐體的流行,令大家開始了解一個人——陳歐。他只是一個年輕人,卻成爲聚美優品的一把手。他的年輕比他的成就更引人注目。然而,你認爲他的人生真的如此順利嗎?那你就錯了。在創業初期,他也曾迷茫過,徘徊過,承受著多方面的打擊,但他如同一條逆流而上的鯉魚般永不放棄。“我是陳歐,我爲自己代言”如此自信的話語,不經曆過風雨的人,怎會領悟出其中的含義。
          反觀,安于現狀,貪圖享樂者,最終只能在浩瀚的曆史長河中煙消雲散。不過有人便會問:“陶淵明等隱士,不也過著平淡的人生嗎?你有所不知,生活上的平淡,並不代表心靈上的平淡。那些高風亮節的隱士,哪一個心中不澎湃著激流,想對這不公的社會進行抗爭?
          放眼神州大地,如果沒有劉翔的敢于挑戰,110米跨欄怎會出現中國人的名字;如果沒有郎朗的勇于挑戰,他怎會成爲國際鋼琴大師;如果沒有鄧亞萍的勇于挑戰,怎會創下兵乓球台上的奇迹;如果沒有楊麗萍的勇于挑戰,我們又怎會欣賞到那美妙的雀之舞。
          “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多麽令人熱血沸騰的詩句,象征著勇于挑戰者的心胸。甯做一條激流勇進的鯉魚也不做安于現狀的金魚。至少,龍都國際們需無愧于心。願諸位,像雄鷹一樣翺翔于天地之間,像鯉魚一樣暢遊于四海之內。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