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efuyva"></kbd>
        <ins id="pu9r5r"></ins><noframes id="pu9r5r">
          <optgroup id="pu9r5r"></optgroup><small id="pu9r5r"></small><select id="pu9r5r"></select><tbody id="pu9r5r"></tbody><font id="pu9r5r"></font>
          <abbr id="49jlg5"></abbr><big id="49jlg5"></big><pre id="49jlg5"></pre><pre id="49jlg5"></pre>
          首頁 >  客戶服務> 正文

          星國版冠希-你,不是我

          趙雅芝白裙宛若畫中仙 “下凡”江南端莊秀麗

           你,不是星國版冠希。你又怎能懂得什麽是家鄉?

            ——題記

            這是一個深冬。大地早已穿上銀白的棉襖,路旁也已沒有什麽人煙。這一天,她要走了。她很普通,她此行是去遙遠的西方——新疆。

            她是她們家的老五,在她的前面還有大哥二哥和大姐二姐。可是成家的早已成家,違背良心的也早已離去,只剩下父母和年幼的妹妹。爲了要養活已年過半百的父母,她毅然決然的抛下了母親和年幼的妹妹,獨自前往那一片大漠。

            冬天來了,春天不遠了。

            新疆的春天還算是美麗,她作爲宣傳幹部,常常爲大家勾勒出那一幕幕汗水四溢的景象。三月的陽光將她的臉映照的那樣俊秀。在工作的第一個月,她給家裏寄回了四十元,這四十元在當時已經是一筆不菲的數目,而誰又能知曉她省吃儉用只爲給母親多寄回點錢呢?

            再後來,她經組織調動,前後在浙江、江西等地任職,並且她也有了她自己的三個孩子。可是,她的生活也並不是如此簡單而又平靜。她的丈夫是一個小幹部,深得同事敬仰,也正因如此,在66年文革期間,他被批判爲現行反革命。那一刻,她的眼中竟充滿了惶恐和不安。

            再堅強的人,也抵擋不了命運的折磨,文革前前後後好幾年,她獨自拉扯著大女兒和兒子,並爲丈夫擔憂,她的生活也變得艱苦,曾經挺立的身軀也漸漸纖弱。可是她依然努力地支撐著,爲了家,爲了孩子。

            直到進入了21世紀,她的生活開始越來越好,她也能夠享享清福,可是她卻又毫不猶豫的接下了撫養第三代的責任。很榮幸,我就是她的外孫女。我曾經厭惡她的唠叨和傳統,我認爲她甚至有些固執。于是我總是讓她很不高興,我自認爲這是我告訴她我的觀點的唯一途徑。可是,我不是她,我怎麽會知道過去70多年的風風雨雨他是怎樣度過的。

            現在,我遠離家鄉,我和母親獨自生活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我第一次感到無助,第一次感到恐懼。我不知道應該如何介入這個新的環境,我不知道周圍的人是如何看待我的。沒有很多的愛,到處否充斥著寂靜和孤單。于是,我開始想念家鄉,我的親人們,我的朋友們,我的同學,我的老師,我熟悉的庭院……我發覺我懂得了珍惜和懊悔,我發覺我知曉了什麽是家,什麽是家鄉。家鄉是一個能夠容納你一生的港灣,它不會將你驅逐,它甚至會幫著你航行在蔚藍的大海。家鄉是千萬裏外的郵局,你可以無時無刻的郵寄,它願永遠等待你的來信。家鄉是最美的回憶。

            我,不是她,我怎麽能知道她在離家2000公裏外的感覺,我怎麽能知道在文革時那一刻的無助。原來,她是那麽堅韌與偉大,她在年輕時就已承受了如此多的責任,我又怎能責怪她的傳統和執拗?

            站在那一高度上,我知道,我錯了。

            原來我,不是你。

            那麽,那些無知的人們,你,不是我。你永遠也不知道我孤單的想念。請你不要用你的無知來玷汙星國版冠希純潔而又悠長的想念。

           光從不迷惘,靜迹默默的英國冷杉中,一抹絨絨的灰臥在樹枝,韻風微動,兩顆黑豆大小的玻璃珠顯了出來。晶瑩的玻璃珠映著沉靜晦暗之中地平線處的黑色剪影托起的一大片正在燃燒的雲朵,此時一抹灰變成一個乖巧的生靈——灰松鼠。她靜靜地擡起身子,小小的兩只爪子捧著一個硬邦邦的果子在毛茸茸的嘴下,微微卷曲地胡子因爲咀嚼抖動著。忽然,她扔掉了手中的果子,逃向了剛點燃的雲層處的一道光。

            在亞馬遜河流的上遊,河水被分解成道道溪流,她被空氣中的濕濕爽爽滋潤出薄薄氤氲,懷中還漂流著那些因跌跌撞撞掉入的小樹葉小木枝。厚厚的雨雲吹著口哨玩去了,突然出現的陽光扔下幾個討厭的泡泡,泡泡聽著陽光擁向溪流,給她燙上了一層蕩漾著的金。

            撒哈拉沙城中,沙之國王搭滿了大大小小的沙之帳篷,水聲迷失在摻著沙陽光的濃濃中。光的聲音使潺潺的沙流蕩起漣漪,逐漸溶化,慢慢的變得清澈起來。一個富裕的商人迷路在沙之王國的廣袤裏,他看到了溶化了的沙之清流,走向前去,身後留下了一排長長地深淺不一的腳印,來到水流前商人跪下了膝蓋,虔誠的用顫顫微微的雙手捧起了水中的陽光,當手露出水面時,陽光與水開始了一段奇妙的交流變成了沉甸甸的黃金。他擡起頭驚異回望著身後那道炙炙的光,頭滴著汗水,捧著黃金喊著跑向那道光。

            一個浩大的螞蟻軍團迅速的在滿是粗粗細細沙礫的草叢中餞行,一個可愛的黑色小點怔住了,她擡頭望著今天遇到的第一個驚喜——一棵粗壯的蒲公英,陽光給這誅蒲公英的絨絨描繪上了一條重重的金邊。突然間這誅巨大的蒲公英轟然倒下,絨球瓦解成一粒粒的透明希望,毅然生起,看著漸漸遠去的茫茫草原和一小片因昨日暢雨攤在草野間倒映著來去雲朵的明鏡。大風襲來,一位拄著木杖的白胡子老人,長長碎碎的衣襟劇烈的拍打著老人的雙腳和雙臂內側,有些破碎的黑紫色長袍被風卷得高高的隆起,像是想掙脫老人。老人慢慢的移到那面水前,彎下身老人一只手握著木杖另一只手剛伸出,正要接觸到水面,水面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亮,“叮鈴鈴”一聲仿佛觸冰的鈴響,水面碎成了光的粉塵,風中這粉塵像是從陽光下也看得到的螢火蟲,鋪天蓋地的在浮動的草浪之中飄起。沒有聲音,有得只是風的獨白,光的音樂。

            夜沉默,沉默中玩弄著月球。有時,時間像個動作炫亂的籃球明星把月球放在指尖,時間流梭著讓月球高速的旋轉,此時宇宙中多了一種孤傲的氣氛,這是月萦回著的紊亂。夜無眠,花無語,月不倦,空間中輪回循環的星爍像在舉行一場被時間遺忘的假面舞會。但,太陽摘下了他優雅華貴的面具,打開了電視,關了那些總是表面現象的新聞,啓動的腥紅樂光播放器,開始雲雲,從一曲搖滾開始太陽戴上了墨鏡彈起電吉他。此刻起,夕陽下的小松鼠停止了奔跑,富裕的商人抛掉了黃金,老人擡頭仰望天際。時空停止,影界之中所有有著具象化的元素都伴隨舞動著的光影攜著太陽擺動。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